搜索
首页 诗人大全 屈原

「屈原」诗词全集(27)首

  • 帝高阳之苗裔兮,朕皇考曰伯庸。
    摄提贞于孟陬兮,惟庚寅吾以降。
    皇览揆余初度兮,肇锡余以嘉名:
    名余曰正则兮,字余曰灵均。
   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,又重之以修能。
    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
    汨余若将不及兮,恐年岁之不吾与。
    朝搴阰之木兰兮,夕揽洲之宿莽。
    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与秋其代序。
    唯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(唯 通:惟)
    不抚壮而弃秽兮,何不改乎此度?
    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道夫先路

  • 曰: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
    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
    冥昭瞢闇,谁能极之?
    冯翼惟像,何以识之?
    明明闇闇,惟时何为?
    阴阳三合,何本何化?

    圜则九重,孰营度之?
    惟兹何功,孰初作之?
    斡维焉系,天极焉加?
    八柱何当,东南何亏?
    九天之际,安放安属?
    隅隈多有,谁知其数?

    天何所沓?十二焉分?
    日月安属?列星安陈?
    出自汤谷,次于蒙氾。
    自明及晦,所行几里?
    夜光何德,死则又育?
    厥利维何,而顾
  • 屈原既放,游於江潭,行吟泽畔,
    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
    渔父见而问之曰:
    “子非三闾大夫与?何故至於斯!”
    屈原曰: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,
    是以见放!”
    渔父曰:“圣人不凝滞於物,而能与世推移。
    世人皆浊,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?
    众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?
    何故深思高举,自令放为?”
    屈原曰:
    “吾闻之,新沐者必弹冠,新浴者必振衣;
    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!
    宁赴湘流,葬於江鱼之腹中。
    安能以皓皓之白,
  • 帝子降兮北渚,目眇眇兮愁予[1]。
    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[2]。
    登白薠[3]兮骋望,与佳期兮夕张。
    鸟何萃兮蘋[4]中,罾[5]何为兮木上。
    沅有茝兮澧有兰[6],
    思公子兮未敢言。
    荒忽兮远望,观流水兮潺湲。
    麋何食兮庭中?蛟何为兮水裔?
    朝驰余马兮江皋,夕济兮西澨[7]。
    闻佳人兮召予,将腾驾兮偕逝。
    筑室兮水中,葺之兮荷盖[8];
    荪壁兮紫坛,播芳椒兮成堂;
    桂栋兮兰橑[9],辛夷楣兮药房;
    罔薜荔兮为帷,擗[10
  • 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[1]薜[2]荔兮带女萝。
    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    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    被[3]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   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[4]。
    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[5]。
    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
    留灵修兮澹[6]忘归,岁既晏兮孰华予[7]!
    采三秀兮于[8]山间,石磊磊兮葛蔓蔓。
    怨公子兮怅忘归,君思我兮不得闲。
    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。
    君思我兮然疑作,雷
  • 君不行兮夷犹,蹇谁留兮中洲?
    美要[1]眇兮宜修,沛吾乘兮桂舟。
    令沅湘兮无波[2],使江水兮安流!
    望夫君兮未来[3],吹参差兮谁思?
    驾飞龙兮北征,邅[4]吾道兮洞庭。
    薜荔柏佤兮蕙绸,荪桡[5]兮兰旌。
    望涔阳兮极浦,横大江兮扬灵。
    扬灵兮未极,女婵媛兮为余太息。
    横流涕兮潺湲,隐思君兮陫[6]侧。
    桂櫂[7]兮兰枻[8],斫[9]冰兮积雪。
    采薜荔兮水中,搴芙蓉兮木末。
    心不同兮媒劳,恩不甚兮轻绝。
    石濑兮浅浅[10],飞龙兮
  • 操吴戈兮被犀甲,车错毂兮短兵接。
    旌蔽日兮敌若云,矢交坠兮士争先。
    凌余阵兮躐余行,左骖殪兮右刃伤。
    霾两轮兮絷四马,援玉枹兮击鸣鼓。
    天时怼兮威灵怒,严杀尽兮弃原野。
    出不入兮往不反,平原忽兮路超远。
    带长剑兮挟秦弓,首身离兮心不惩。
    诚既勇兮又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。
    身既死兮神以灵,魂魄毅兮为鬼雄。(魂魄毅兮 一作:子魂魄兮)
  • 吉日兮辰良,穆将愉兮上皇;
    抚长剑兮玉珥,璆[1]锵鸣兮琳琅;

    瑶席兮玉瑱[2],盍将把兮琼芳;
    蕙肴蒸兮兰藉[3],莫桂酒兮椒浆;
    扬枹[4]兮拊鼓,疏缓节兮安歌;
    陈竽瑟兮浩倡;

    灵偃蹇兮姣服,芳菲菲兮满堂;
    五音兮繁会,君欣欣兮乐康。
  • 暾将出兮东方,照吾槛兮扶桑;
    抚余马兮安驱,夜皎皎兮既明;
    驾龙辀[1]兮乘雷,载云旗兮委[2]蛇[3];
    长太息兮将上,心低徊兮顾怀;
    羌声色兮娱人,观者儋[4]兮忘归;

    緪[5]瑟兮交鼓,萧钟兮瑶簴[6];
    鸣篪兮吹竽,思灵保兮贤姱[7];
    翾[8]飞兮翠曾,展诗兮会舞;
    应律兮合节[8],灵之来兮敝日;

    青云衣兮白霓裳,举长矢兮射天狼;
    操余弧兮反沦降,援北斗兮酌桂浆;
    撰余辔兮高驼翔,杳冥冥兮以东行[9]。
  • 与女[1]游兮九河,冲风起兮水扬波;
    乘水车兮荷盖,驾两龙兮骖螭[2];
    登昆仑兮四望,心飞扬兮浩荡;
    日将暮兮怅忘归,惟极浦兮寤怀[3];

    鱼鳞屋兮龙堂,紫贝阙兮珠宫;
    灵何惟兮水中;
    乘白鼋兮逐文鱼,与女游兮河之渚;
    流澌纷兮将来下[4];

    子交手兮东行,送美人兮南浦;
    波滔滔兮来迎,鱼鳞鳞兮媵予[5]。
  • 秋兰兮蘼芜,罗生兮堂下。
    绿叶兮素枝,芳菲菲兮袭予。
    夫人兮自有美子,荪何以兮愁苦?

    秋兰兮青青,绿叶兮紫茎;
    满堂兮美人,忽独与余兮目成。

    入不言兮出不辞,
    乘回风兮驾云旗。
    悲莫悲兮生别离,
    乐莫乐兮新相知。

    荷衣兮蕙带,儵而来兮忽而逝。
    夕宿兮帝郊,君谁须兮云之际?

    与女沐兮咸池,晞女发兮阳之阿;
    望美人兮未来,临风怳兮浩歌。

    孔盖兮翠旌,登九天兮
  • 广开兮天门,纷吾乘兮玄云;
    令飘风兮先驱,使涷[1]雨兮洒尘;
    君回翔兮以下[2],踰[3]空桑兮从女[4];
    纷总总兮九州,何寿夭兮在予[5];

    高飞兮安翔,乘清气兮御阴阳;
    吾与君兮齐速,导帝之兮九坑[6];
    灵衣兮被被[7],玉佩兮陆离;
    一阴兮一阳,众莫知兮余所为⑻;
    折疏麻兮瑶华[9],将以遗[10]兮离居;
    老冉冉兮既极,不寖[11]近兮愈疏;

    乘龙兮辚辚,高驰兮冲天[12];
    结桂枝兮延伫,羌愈思兮愁人;
  • 浴兰汤兮沐芳,华采衣兮若英[1];
    灵连蜷兮既留,烂昭昭兮未央;

    謇将憺[2]兮寿宫,与日月兮齐光;
    龙驾兮帝服,聊翱游兮周章;

    灵皇皇兮既降[3],猋[4]远举兮云中;
    览冀洲兮有余,横四海兮焉穷;

    思夫[5]君兮太息,极劳心兮忡忡;
  • 成礼兮会鼓,传芭兮代舞;
    姱[1]女倡兮容与;
    春兰兮秋菊,长无绝兮终古。
  • 朕幼清以廉洁兮,身服义而未沫。
    主此盛德兮,牵于俗而芜秽。
    上无所考此盛德兮,长离殃而愁苦。
    帝告巫阳曰:“有人在下,我欲辅之。
    魂魄离散,汝筮予之。”
    巫阳对曰:“掌梦!上帝:其难从;
    若必筮予之,恐后之谢,不能复用。”
    巫阳焉乃下招曰:“魂兮归来!
    去君之恒干,何为四方些?
    舍君之乐处,而离彼不祥些。
    魂兮归来!东方不可以托些。
    长人千仞,惟魂是索些。
    十日代出,流金铄石些。
    彼皆习之,魂往必释些。
    归来兮!不可以托些
  • 屈原既放,三年不得复见,竭知尽忠,
    而蔽鄣於谗,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。
    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:
    “余有所疑,原因先生决之。”
    詹尹乃端策拂龟曰:“君将何以教之?”
    屈原曰:“吾宁悃悃款款,朴以忠乎?
    将送往劳来,斯无穷乎?
    宁诛锄草茅,以力耕乎?
    将游大人,以成名乎?
    宁正言不讳,以危身乎?
    将从俗富贵,以媮生乎?
    宁超然高举,以保真乎?
    将哫訾栗斯,喔咿嚅儿,以事妇人乎?
    宁廉洁正直,以自清乎?
    将突梯滑稽,如脂如韦,以洁楹
  • 悲时俗之迫阨兮,愿轻举而远游。
    质菲薄而无因兮,焉托乘而上浮?
    遭沈浊而污秽兮,独郁结其谁语!
    夜耿耿而不寐兮,魂营营而至曙。
    惟天地之无穷兮,哀人生之长勤,
    往者余弗及兮,来者吾不闻,
    步徙倚而遥思兮,怊惝恍而乖怀。
    意荒忽而流荡兮,心愁凄而增悲。
    神倏忽而不反兮,形枯槁而独留。
    内惟省以端操兮,还应正气之所由。
    漠虚静以恬愉兮,澹无为而自得。
    闻赤松之清尘兮,愿承风乎遗则。
    贵真人之休德兮,美往世之登仙,
    与化去而不风兮,名
  • 青春受谢,白日昭只。
    春气奋发,万物遽只。
    冥凌浃行,魂无逃只。
    魂魄归来!无远遥只。
    魂乎归来!无东无西,无南无北只。
    东有大海,溺水浟浟只。
    螭龙并流,上下悠悠只。
    雾雨淫淫,白皓胶只。
    魂乎无东!汤谷寂寥只。
    魂乎无南!南有炎火千里,蝮蛇蜒只。
    山林险隘,虎豹蜿只。
    鰅鳙短狐,王虺骞只。
    魂乎无南!蜮伤躬只。
    魂乎无西!西方流沙,漭洋洋只。
    豕首纵目,被发鬤只。
    长爪踞牙,诶笑狂只。
    魂乎无西!多害伤只。
  • 皇天之不纯命兮,何百姓之震愆?
    民离散而相失兮,方仲春而东迁。
    去故都而就远兮,遵江夏以流亡。
    出国门而轸怀兮,申之吾以行。
    发郢都而去闾兮,怊荒忽其焉极!
    楫齐杨以容与兮,哀见君而不再得。
    望长楸而太息兮,涕淫淫其若霰,
    过夏首而西浮兮,顾龙门而不见,
    心蝉媛而伤怀兮,眇不知其所,
    顺风波以从流兮,焉洋洋而为客。
    凌阳侯之汜滥兮,忽翱翔之焉薄,
    心絓结而不解兮,思蹇产而不释。
    将运舟而下浮兮,上洞庭而下江,
    去终古之所居兮,今
  • 悲回风之摇蕙兮,心冤结而内伤;
    物有微而陨性兮,声有隐而先倡。
   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,暨志介而不忘;
   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,孰虚伪之可长?
    鸟兽鸣以号群兮,草苴比而不芳;
    鱼葺鳞以自别兮,蛟龙隐其文章。
    故荼荠不同亩兮,兰芷幽而独芳;
    惟佳人之永都兮,更统世以自贶。
    眇远志之所及兮,怜浮云之相羊;
    介眇志之所惑兮,窃赋诗之所明。
    惟佳人之独怀兮,折若椒以自处;
    曾歔欷之嗟嗟兮,独隐伏而思虑。
    涕泣交而凄凄兮,思不眠以至曙;
    终长夜之曼曼
  • 惜往日之曾信兮,受命诏以昭时。
    奉先功以照下兮,明法度之嫌疑。
    国富强而法立兮,属贞臣而日竢。
    秘密事之载心兮,虽过失犹弗治。
    心纯庞而不泄兮,遭谗人而嫉之。
    君含怒而待臣兮,不清澈其然否。
    蔽晦君之聪明兮,虚惑误又以欺。
    弗参验以考实兮,远迁臣而弗思。
    信谗谀之浑浊兮,盛气志而过之。
    何贞臣之无罪兮,被离谤而见尤。
    惭光景之诚信兮,身幽隐而备之。
    临沅湘之玄渊兮,遂自忍而沉流。
    卒没身而绝名兮,惜壅君之不昭。
    君无度而弗察兮,
  • 后皇嘉树,橘徕服兮。
    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。
    深固难徙,更壹志兮。
    绿叶素荣,纷其可喜兮。
    曾枝剡棘,圆果抟兮。
    青黄杂糅,文章烂兮。
    精色内白,类任道兮。
    纷緼宜修,姱而不丑兮。
    嗟尔幼志,有以异兮。
    独立不迁,岂不可喜兮?
    深固难徙,廓其无求兮。
    苏世独立,横而不流兮。
    闭心自慎,终不失过兮。
    秉德无私,参天地兮。
    愿岁并谢,与长友兮。
    淑离不淫,梗其有理兮。
    年岁虽少,可师长兮。
    行比伯夷,置以为像兮
关于作者

屈原

屈原(约公元前340或339年—公元前278年),中国战国时期楚国诗人、政治家。出生于楚国丹阳(今湖北宜昌)。芈姓,屈氏,名平,字原;又自云名正则,字灵均。战国时期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。少年时受过良好的教育,博闻强识,志向远大。早年受楚怀王信任,任左徒、三闾大夫,兼管内政外交大事。他提倡“美政”,主张对内举贤任能,修明法度,对外力主联齐抗秦。因遭贵族排挤毁谤,被先后流放至汉北和沅湘流域。秦将白起攻破楚都郢(今湖北江陵)后,屈原自沉于汨罗江,以身殉国。

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,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,“楚辞”的创立者和代表作者,开辟了“香草美人”的传统,被誉为“中华诗祖”、“辞赋之祖”。屈原的出现,标志着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创的新时代。屈原的主要作品有《离骚》《九歌》《九章》《天问》等。以屈原作品为主体的《楚辞》是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源头之一,与《诗经》中的“国风”并称“风骚”,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年代
收录作品
27首
推荐作者
百度广告
名句 | 成语大全 | 杂谈 | 热门搜索 Copyright © 2010-2022 湘ICP备17014254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