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首页 诗人大全 刘克庄

「刘克庄」诗词全集(4804)首

  • 犹记臣之少。兴狂时、过陈遵饮,对孙登啸。岁晚登临多感慨,但觉齐山诗妙。任蓉月、柳风吹照。金印不来丹飞去,拟神仙、富贵都差了。空铸错,与人笑。九年前拜悬车表。试回看、柴桑菊老,玄都花少。周也曾言殇子寿,佛以白头为夭。末後句、岩头曾道。头似秃鶖巾裹懒,最不宜蝉冕宜僧帽。杯中物,直须釂。
  • 忆昔俱年少。向斯晨、登高怀古,赋诗舒啸。追数樽前插花客,人物并皆佳妙。禁几度、西风残照。元子寄奴曾富贵,到而今、一一消磨了。君不乐,后人笑。
    山南山北添华表。叹归来、谢池草合,黄台瓜少。老去爱持齐物论,谁管彭殇寿夭。待细说、教天知道。不羡两苏并二宋,愿弟兄、岁岁同吹帽。杯到手,莫辞釂。
  • 辇路东风里。试回头、金闺昨梦,侵寻三纪。岁晚岿然灵光殿,仆与君侯而已。漫过眼、几番桃李。珠履金钗常满座,问谁人、得似张公子。驰骥騄,佩龟紫。宿云收尽檐声止。玳筵开、高台风月,後堂罗绮。恰近洛人修禊节,莫惜飞觞临水。怕则怕、追锋徵起。此老一生江海客,愿风云、际会从今始。宁郁郁,久居此。
  • 梦断钧天宴。怪人间、曲吹别调,局翻新面。不是先生喑哑了,怕杀乌台旧案。但掩耳、蝉嘶禽啭。老去把茅依地主,有瓦盆盛酒荷包饭。停造请,免朝见。
    少狂误发功名愿。苦贪他、生前死后,美官佳传。白发归来还自笑,管辖希夷古观。看一道、冰衔堪羡。妃子将军瞋未已,问匡山、何似金銮殿。休更待,杜鹃劝。
  • 风露驱炎毒。记仙翁、飘然谪堕,吹笙骑鹄。历历汉初秦季事,山下瓜犹未熟。过眼见、群雄分鹿。想得拂衣游汗漫,试回头、刘项俱蛮触。斫鲸脍,脯麟肉。越人好事因成俗。拥遨头、如云士女,山南山北。问讯先生无恙否,齐鲁干戈满目。且游戏、扶胥黄木。不是世无瓜样枣,便有来、肯饱痴儿腹。聊举酒,笑相属。
  • 谪下神清洞。更遭他、揶揄黠鬼,路旁遮送。薄命书生鸡肋尔,却笑尊拳忒重。破故纸、谁教翻弄。一枕茅檐春睡美,便周公、大圣何须梦。门前客,任题凤。卜邻羊仲并求仲。愿春来、西畴雨足,土膏犁动。白发巡官占岁稔,不问京房翼奉。槔与瓮、从今无用。醉与老农同击壤,莫随人、投献嘉禾颂。在陋巷,胜华栋。
  • 草草池亭宴。又何须、珠_络臂,琵琶遮面。宾主一时词翰手,倏忽龙蛇满案。传写处、尘飞莺啭。但得时平鱼稻熟,这腐儒、不用青精饭。阴雾扫,霁华见。
    使君偿了丰年愿。便从今、也无敲扑,也无厨传。试拂笼纱看壁记,几个标名渠观。想九牧、闻风争羡。此老饱知民疾苦,早归来、载笔薰风殿。诗有讽,赋无劝。
  • 万字如针缕。忆王郎、丹墀大对,气为文主。贵近旁观俱失色,仰止如天圣度。笑杜牧、成名居五。晚面清光犹苦谏,似封人、恳切言君母。谪尘世,错行路。当时宜和薰风句。又那知、青云一跌,被才名误。输与灵和殿前柳,柔软随风学舞。怪两鸟、新来停语。不是先生高索价,问何时、宰相先生许。举杯祝,莫倾柱。
  • 鹏赋年犹少。晚飘蓬、夜郎秋浦,渔歌猿啸。骏马名姬俱散去,参透南华微妙。敛万丈、光芒回照。妃子将军瞋个甚,老先生、拂袖金闺了。供玉齿,粲然笑。解骖赖有汾阳老。叹今人、布衣交薄,绨袍情少。黄祖斗筲何足算,鹦鹉才高命夭。与贺监、其归同道。脱下锦袍与呆底,谪仙人、白伫乌纱帽。邀素月,入杯釂。
  • 前度看花白发郎。平生痼疾是清狂。幸然无事污青史,省得教人奏赤章。游侠窟,少年场。输他群谢与诸王。居人不识庚桑楚,弟子谁从魏伯阳。
  • 身畔无丝缕。但从前、练裳练帨,做他家主。甲子一周加二纪,兔走乌飞几度。赛孔子、如来三五徐陵云:小如来五岁,多孔子三年。鹤发萧萧无可截,要一杯、留客惭陶母。门外草,欲迷路。
    朗吟白雪阳春句。待夫君、骊驹不至,鹊声还误。老去聊攀莱子例,倒著斑衣戏舞。记田舍、火炉头语。肘后黄金腰下印,有高堂、未敢将身许。且扇枕,莫倚柱。
  • 主判茅君洞。有檐间、查查喜鹊,晓来传送。几度黄符披戴了,此度君恩越重。被贺监、天随调弄。做取散人千百岁,笑渠侬、一霎邯郸梦。歌而过,凤兮凤。灌园织屦希陈仲。问先生、加齐卿相,可无心动。除却醴泉中太乙,拣个名山自奉。那捷径、输他藏用。有耳不曾闻黜陟,免教人、贬驳徂徕颂。服兰佩,结茅栋。
  • 人老难重少。强追陪、李侯痛饮,刘郎清啸。报答秋光无一字,虚说君房语妙。且匣起、青铜休照。赖有多情篱下菊,待西风、不肯先开了。留晚节,发孤笑。孔璋客绍衡依表。有谁怜、戴花翁病,插萸人少。生不逢场闲则剧,年似龚生犹夭。吃紧处、无人曾道。到得扶他迂叟出,算貂蝉、未抵深衣帽。街酒贱,更沽釂。
  • 此腹元空洞。少年时、诸公过矣,上天吹送。老大被他禁害杀,身与浮名孰重。这鼓笛、休休拈弄。彩笔掷还残锦去,愿今生、来世无妖梦。且饭犊,莫吞凤。新来喑哑如翁仲。羡王郎、骖鸾缥缈,玉箫吹动。应笑夔州村里女,灸面生愁进奉。要绝代、倾城安用。今古何人知此理,有吾家、酒德先生颂。三万卷,漫充栋。
  • 放逐身蓝缕。被门前、群鸥戏狎,见推盟主。若把士师三黜比,老子多他两度。袖手看、名场呼五。不会车边望尘拜,免他年、青史羞潘母。句曲洞,是归路。平生怕道萧萧句。况新来、冠敧弁侧,醉人多误。管甚是非并礼法,顿足低昂起舞。任百鸟、喧啾春语。欲托朱弦写悲壮,这琴心、脉脉谁堪许。君按拍,我调柱。
  • 鬓雪今千缕。更休休、痴心呆望,故人明主。晚学瞿聃无所得,不解飞升灭度。似晓鼓、冬冬挝五。散尽朝来汤饼客,且烹鸡、要饭茅容母。怕回首,太行路。麟台学士微云句。便樽前、周郎复出,审音无误。安得春莺雪儿辈,轻拍红牙按舞。也莫笑、侬家蛮语。老去山歌尤协律,又何须、手笔如燕许。援琴操,促筝柱。
  • 老去光阴驶。向西风、疏林变缬,残霞成绮。尚喜暮年腰脚健,不碍登山临水。算自古、英游能几。客与桓公俱臭腐,独流传、吹帽狂生尔。后来者,亦犹此。
    篮舆伊轧柴桑里。问黄花、没些消息,空篱而已。赖有一般芙蓉月,偏照先生怀里。且觅个、栏干同倚。检点樽前谁见在,忆平生、共插茱萸底。欢末足,饮姑止。
  • 诗变齐梁体已浇。香奁新制出唐朝。纷纷竞奏桑间曲,寂寂谁知爨下焦。挥彩笔,展红绡。十分峭措称妖娆。可怜才子如公瑾,未有佳人敌小乔。
  • 行乐尤宜少。忆坡公、洞箫听罢,划然长啸。四海共知霜鬓满,莫问近来何妙。也不记、金莲曾照。老没太官糕酒分,把茱萸、便准登高了。齐得丧,等嘻笑。集无韩子潮州表。数当时、南迁者众,北归人少。赤壁玉堂均一梦,此岂蛮烟能夭。与同叔、俱尝知道。谁向进贤冠底说,画出来、不似眉山帽。秋菊盏,献公釂。
  • 何必游嵩少。屋边山、松风浩荡,虎龙吟啸。旧效楚人悲秋作,晚爱陶诗高妙。发如此、临流羞照。屈指向来夸毗子,被西风、一笔都勾了。曾不满,达人笑。
    当年玉振于江表。怅而今、老身空在,欢娱全少。假使真如彭祖寿,蒙叟犹嗤渠夭。偶落笔、不经人道。岁晚连床谈至晓,胜冈头、出没看乌帽。君举白,我频釂。
  • 怪事广寒殿,此夕不开关。林间乌鹊贺,暂得一枝安。只在浮云深处,谁驾长风挟取,明镜忽飞还。玉兔呼不应,难觅臼中丹。
    酒行深,歌听彻,笛吹残。嫦娥老去孤另,离别匹如闲。待得银盘擎出,只怕玉峰醉倒,衰病不禁寒。卿去我欲睡,孤负此湖山。
  • 往日封章,曾耸动、君王颜色。今似得、三闾公子,四明狂客。古不能箝言者口,天方欲寿中朝脉。算人间、岂有病无医,须针石。年冉冉,袍犹碧。心耿耿,头先白。笑臣舒迂缓,臣山愚直。拂袖归来羞炙手,望尘拜了难伸膝。把富春濑与首阳山,图斋壁。
关于作者

刘克庄

刘克庄(1187年9月3日—1269年3月3日),初名灼,字潜夫,号后村,福建省莆田市人。南宋豪放派诗人、词人、诗论家。

初为靖安主簿,后长期游幕于江、浙、闽、广等地。诗属江湖诗派,作品数量丰富,内容开阔,多言谈时政,反映民生之作,早年学晚唐体,晚年诗风趋向江西诗派。词深受辛弃疾影响,多豪放之作,散文化、议论化倾向也较突出。

作品收录在《后村先生大全集》中。程章灿《刘克庄年谱》对其行迹有较详细考证,侯体健《刘克庄的文学世界》展现了其文学创作各个方面,探索精微。
关于评价
刘克庄是南宋末期的著名诗人,词人和文学评论家。
他的诗歌和词作数量丰富,题材广泛,风格多样。
在诗歌方面,他的作品多反映社会现实,表达了对国家、民族命运的关切和忧虑。
在词作方面,他继承了辛弃疾的豪放风格,又有自己的创新,作品多抒发豪情壮志和忧国忧民之情。
同时,刘克庄还是一位文学评论家,他的词学理论对后世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他强调词的现实功利性,主张词作应当与现实生活密切相关,抒发词人的真情实感。
他还提倡豪放词风,认为词应该具有大声镗鞳的气势和流丽绵密的韵味。
总的来说,刘克庄是一位具有深厚文学修养和独特艺术风格的诗人和词人,他的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
年代
收录作品
4804首
推荐购买
推荐作者
名句 | 成语大全 | 杂谈 | 词典 | 字典 | 谜语 | 拆字 | 造句 | 诗词上一句 | 诗词下一句 | 名字赏析 | 人物 | 其他 | 今日天气诗词 | 热门搜索 Copyright © 湘ICP备17014254号